瘋狂的口罩:退潮來臨

    分享到:
    日期:2020-08-28  閱讀208次

     隨著疫情在國內趨穩,卻在國外迎來爆發期,多國采購防疫物資需求大增。于是,口罩生產者們將目光投向了國外市場。

    世衛組織統計數據顯示,2月26日,中國境外報告的新增病例數量首次超過了中國境內的新增病例數量;3月16日,境外累計確診病例超過了中國。

    而且跡象表明,境外這一數據還在快速的上升。截止3月23日,中國境外新增確診病例為24.48萬例,是國內累計確證病例的大約3倍。其中美國、意大利、伊朗、西班牙、德國等國家確診人數破萬。僅美國來看,美東時間3月19日,美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13680例,幾乎較前一日增長100%。

    與此同時,多個國家口罩價格瘋漲的消息也不斷傳出。

    媒體報道稱,在美國5只裝的口罩售價漲至149美元(約合人民幣1059.39元,即單只價格約為212元),并且多家藥店缺貨;在意大利,口罩的單價也從10分歐元長到10歐元(約合人民幣76.2元);而西班牙藥店中,一枚FFP2型口罩(歐盟標準下的N95口罩)售價已高達300歐元,約合人民幣2200元。

    近日亞馬遜上五只口罩售價已經漲至110美元,圖片來自網絡

    由于防疫物資的需求大幅度增加,多個國家已放寬對于口罩的進口政策。據韓聯社報道,3月17日,韓國企劃財政部針對進口口罩和口罩核心原材料暫停征收關稅,而原先醫用口罩的關稅是10%,而熔噴布的關稅是8%,免稅期截止6月底。

    3月20日,法國宣布,將從中國等國家擴大口罩進口;更早之前,美國宣布取消進口的100多種醫療產品的費用,包括口罩、消毒濕紙巾和手套等。

    據阿里巴巴統計,近期全球買家對口罩、消毒洗手液、測溫儀等與疫情相關產品的購買意愿大幅提升,其中醫用口罩買家需求增長13769%。

    在這種情況下,國內不少口罩企業都開始將銷路轉向出口。3月16日,中國通用技術集團和意大利政府民防部門達成了800萬只口罩的供貨協議,總價為1360萬歐元(約1.06億人民幣)。

    在某外貿論壇上,口罩專區已經連續多日成為用戶人氣最高的板塊,大批國內企業正尋求口罩出口。

    “國內殺價太厲害,賣不起價格”,一家位于馬鞍山的口罩企業表示,他們目前打算將口罩全部出口到海外。

    然而進軍海外市場也并非易事,企業需要解決的兩個關鍵問題是:資質和渠道。

    據了解,目前歐盟和美國對于進口口罩分別采取的是CE和FDA認證,而近期相關認證的價格正在飛漲。

    以CE認證為例,平時CE認證的價格并不昂貴,其中個人防護類的費用在3000元-8000元,醫療產品類的費用在3000元-5000元。但是目前按照一位承接代理認證業務的人士給出的報價,在不含2%的稅點的情況下,民用口罩的認證費用為17500元,醫用口罩的認證費用為19500元。

    但對于急于出口的口罩商們來說,價格可能不是最主要的問題,關鍵是時間,“美國的FDA和CE認證需要很長時間”,張澤天表示。

    上述代理人士也證實了這一點,他表示美國FDA認證申請周期為2周左右,而歐盟CE則在3-4周左右。換言之,若企業現在才開始申請,那么拿到認證則要到四月底、五月初,彼時疫情的走勢難以預測。

    不過,近期由于口罩緊缺,歐盟和美國已經放松了對相關物資資質的要求。3月20日,歐盟發布指令,面對新冠疫情,為滿足口罩、防護服等防疫用品日益增長的需求,允許部分防疫物資(如一類滅菌的醫用口罩)在符合安全有效的情況下,即使尚未獲得CE認證,也可以在歐盟市場上銷售。

    認證之外,出海渠道問題也讓國內廠商感到頭疼。

    “國外的醫療體系非常封閉,想要進去基本上非常困難,接近于不可能。”李昊表示,他之所以能打入海外的醫院采購體系,得益于之前做箱包生意時的當地合作伙伴幫忙。

    “外國的醫療體系是,當他們發現你的東西很靠譜,可能就會長期和你合作,不會隨便更換。”李昊認為,這次機會對他來說非常重要。

    但對于大部分口罩廠商來說,在沒有前期資源的情況下,他們多數需要依賴“中間商”。但這也意味著,企業出海的大部分利潤,將會被中間商賺走。

    因此,外貿一定能夠能拯救口罩廠商們嗎?張澤天也對此打上了問號。

    “國外的訂單多數比較大,主要由政府或醫療機構采購。而普通民眾是不戴口罩的,這是觀念問題。”他認為,口罩的行情重點還是在國內,“基本上四月中旬下之后(國內)也沒有特別大的空間了”。

    4

    撤退

    對于疫情之后口罩行業的發展趨勢,從業者們的看法不一。

    李昊認為,這次疫情將會對口罩行業帶來巨大的變化,在被教育后,戴口罩可能未來會成為多數人的生活習慣。

    也有轉產企業主對此表示并不看好,他們認為口罩終將會回歸到原來的正常狀態,回歸一個小眾的行業。

    當時市場風向不確定時,有人已經開始做出撤退的姿態。

    在百度“口罩機”貼吧中,關于口罩機出售的信息正在變多,甚至有人在叫賣已經調試好的機器,“技術成熟,產能穩定,包安裝調試,拉回去插上電就可以生產。”

    還有從業者告訴全天候科技,由于現在市場需求趨于飽和,他們正在準備拋售部分環氧乙烷滅菌柜。

    環氧乙烷滅菌柜是生產防護服和醫用口罩的關鍵設備。醫用口罩通常采用環氧乙烷的滅菌方式,滅菌后口罩上會有環氧乙烷殘留,而環氧乙烷是一種有毒的致癌物質,必須通過解析的方式使得口罩上殘留的環氧乙烷釋放,從而達到安全含量標準。

    一般來說,新生產的口罩需要解析14天才能上市,但經環氧乙烷滅菌柜處理過的口罩可以把這個時間縮短到3-4天。

    不僅是口罩企業開始撤場,上游企業也開始意識到產能過剩的風險。

    3月9日,口罩生產上游材料聚丙烯熔噴專用料企業道恩股份發布公告,提示了聚丙烯熔噴專用料(口罩熔噴布原材料)產能過剩的風險。道恩股份提示稱,隨著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預計該產品未來訂單會逐步減少。

    與此同時,為釋放存量,口罩原材料市場也出現了價格下滑。以熔噴布為例,市面上的熔噴布價格已經從高峰時期的每噸50萬元下調至30萬元左右。

    而此前漲勢強勁的口罩概念最近在資本市場上的熱度也有所減退。甚至在上周二出現A股國恩股份、再升科技、尚榮醫療等集體跌停,顯示了市場的擔憂。

    但對于很多在此輪入局口罩生產的企業來說,轉產只是一時的應急之策,并非全盤投入,他們還是希望堅守本業。

    “希望疫情早點兒過去,還可以正常去做我們服裝的生意,”劉一菲表示這次疫情給她們企業帶來了不小的損失,“我們基本上(相當于)賠了一套廣州的房子。”

    不過她也提到,慶幸在轉產口罩和防護服后彌補了近兩月主營業務所帶來的損失,才不至于讓公司倒閉。

    新聞動態
    聯系方式
    • 電話:+86-0663-3904218
    • 傳真:+86-0663-3482971
    • hongrun-pack@foxmail.com
    • 手機:13192323021

    友情鏈接
    爱玩彩票开户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